为文化与艺术燃烧生命 — 庄嘉强

采访人物:庒嘉强老师
报导:张鹏程(小白)
摄影:徐财嘉

(一) 庒嘉强简介

庒嘉强, 1974年4月26日出身于槟城,马来西亚。1994年,毕业于槟城钟灵国民型中学,1995-1999年,槟城理科大学(房屋、建筑与策划系)。1999-2000年,槟城理科大学(建筑系)。同年,担任Arkitek Dayamuda建筑设计师,2001-2002年,陈耀威文史建筑研究室研究员及建筑设计师。从2002年开始担任清荷人文空间(执行董事【人文画廊】),KaKi 设计工作室的主持人至今。庄老师非常积极与踊跃的参与艺术创作与古迹保卫活动。他也是槟城水彩画会和槟州书艺学会的会员及槟州画廊委员会委员之一。

其个人画展有,2000《庄嘉强创作个展》槟城伍拾号人文空间,2002《我的素描日记》槟城清荷人文空间及2009 《线条的故事》槟城珍珠画廊。参与的画展有2009 《台湾国际水彩展》,2009《韩国仁川国际艺术嘉年华博览会》等。

2002年,其也担任第八届马来西亚-日本学生绘画赛与交流展的画展评判。参与文化活动有1998《送旧迎新~虎年》,1999《街屋庙前迎新年~兔年》,2000《街头庙后迎龙年》2001《街头庙前迎蛇年》2002《街头庙前迎马年》等过年节庆活动。同年,更担任槟城大街83号清和社修护顾问委员之一。

2009年,出版了其素描作品集《素描老槟城》。

(二)儿时参加绘画赛,与艺术结缘

采访标题下得一点也不夸张,与庄老师进行专访的这一小时里,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其对本土文化,保卫古迹与艺术工作的热诚之心。第一次见到庄老师是在今年举办的虎乐南洋迎新年庙会现场,看着庄老师拿着相机穿梭于人群中,我站在远处一直不敢走过去打声招呼。临走前,在慧儿同学的鼓励下,我终于鼓起勇气跟庄老师说了一句话,“老师您好,我是韩江中文系的学生,想跟你约个时间进行采访,不知您何时有空?”庄老师的回答有些的出乎我所意料,“对,我是,但能不能别叫我老师,我不是老师,叫我嘉强就好了。”庄老师这样的回答有点把我吓着,但也因为这样,加深了我对老师的第一印象。

庄老师自小就喜欢画画,参加过很多的绘画比赛,并得到不错的成绩,这也培养了他对画画的浓厚兴趣,至此与绘画艺术产生了不解之缘。加上其父母的大力支持,更加深了庄老师对绘画的兴趣。

问及现今仍有家长不鼓励孩子往艺术类方面发展时,庄老师好奇的反问我,“哦,什么年代了,现在还有这样的父母吗?”这回答,不禁的让我会心一笑。

他说,“艺术醒觉”这门功课在大马仍需被推广,而且是要大家共同去发扬的。不管是一件事或一样东西,它的“美”与“不美”,“好”或“不好”其实都跟艺术有关系。

(三)等待时机.朝梦想出发

“其实,我一直朝着理想迈进,只是在等待着时机”,当问起庄老师其理想时,他这么回答我。

庄老师的理想为全职画家,现暂开了间设计公司做平面与广告设计等相关工作。公司名字的相当有趣,叫Kaki Creative,取名为Kaki Creative有原因三,“Kaki”为庄老师 “Kiah Kiean”的简写,二, “Kaki”在国语是“脚”的意思,告诉我们做人应脚踏实地,还有另一层意思是跟大马福建话有关的,福建话里“Kaki-Lang”,正是“自己人”的意思。连取个名字都那么有创意,让我们对庄老师的创意思维深感佩服。

这几年,庄老师都在不同的地方作画,从马六甲、吉隆坡与瓜拉丁家奴,到中国的澳门与广州、泰国的合艾与高头仑府、新加坡等都被其画入作品中,由此可见,庄老师的梦想其实已离他不远了。

“可是,我还是对槟榔屿情有独钟,因这里是自己成长的地方,而且自己对这片土地也有着深厚的感情。”

这句话,印证了槟城在他心中的崇高地位是无法被取代的。

(四)钟情素描.用线条说故事

大学时期,庄老师作画是为了课业需要。房屋,建筑与策划系与建筑系毕业的他,在理科大学念书时,常需到处勘察和观摩各类建筑物,于是这就成了其作画生涯的起点。带着画笔,走透熟悉的乔治市,原本只为交差的画作,竟画成了一个乔治市建筑街景系列。

庄老师强项除了绘画外,当然还有摄影和设计。当问起那个为其最爱时,庄老师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绘画,而且是自己最钟爱的素描,特别是建筑物素描。他说,素描非常简便,只需带着画板与画笔,到哪都能作画。

一问起有关素描的问题,庄老师开始滔滔不绝起来。他很仔细的向我们介绍其电脑里不同国家,不同画家的素描作品,向我们详细解释着何为素描。他告诉我们,很多人认为素描一定是黑白这想法是不正确的,素描也可以是彩色的。不同画家画出来的作品风格都不一样,这样,画坛上才可以如此的百花齐放。庄老师说很多建築设计师是在绘画草稿时,得到建筑设计的灵感。

庄老师说,选择用最简单的画具和材料就能描绘槟城,用素描来呈现槟城,仅需简单的线条,加上观察、体验等思考过程,在素描里加入自己的感触。

“表达”,其实有很多方式,选择素描因为它简单,也能带出其作品的复古味道。他说,只有通过自己对空间的体验,才能感受建筑物与街景之美。

一直以来,他都以一种怡然自得的态度作画,这么多年来从未间断过作画的习惯。以前他在画素描时,一坐下来画就至少画两个小时以上,有时甚至是呆上一整天,没有拘束。问其现在还有没在一个地方从白天呆至昼夜时,他以半开玩笑的口气说,现在有很多东西等着他去做,已不能像从前那样了。但有一点是庄老师到现在依旧坚持的理念,其所画的建筑素描一定是现场完成的,到现在依旧如此,从未改变。

他笑说,他常在街头作画,却不曾有人驱赶或干扰他,他觉得倒是拍照摄影会引起别人的不悦。

(五) 捍卫本土文化

社尾,乔治市往南扩展的起点,一个让故人熟悉又让新人似曾听过的陌生地方。听着庄老师滔滔不绝的说起那些回忆,其心中的喜悦,感慨,不舍与愤怒让听者随其心情转折起起伏伏。对于这条已消失的老街,那份心酸感慨始终还是居多的。

当年,很多维护本土古迹的正义人士挺身而出,势要捍卫社尾,而庄老师正是其中一名!

社尾是特定历史文化衍生的古早商业区,但是的福建人多寄居于此,那里的建筑物呈现特殊的风采。庄老师告诉我们,从很多国家的发展史来看,有河,有水的地方,就有人类的出现。社尾这历史转捩点,正是从一条河开始的。社尾人口不断增加,商贸活动跟着活跃起来,海路货源不断由河口运进市区,社尾也成了货物的集散地。

然而,抗议活动没得到应有的回应,社尾最终还是留不住,留下的,却只有一丝丝的惆怅、遗憾与回忆。

在庄老师的作品里,我们最能体会到这种心情。理解其画中意义,一副看似简单的画,其实,并不简单。

“新政府在维护古迹方面做得不错,这是件值得鼓舞的事,我相信接下来就是要找到新方案,让发展与人文得到一个平衡点。”

(六)热衷艺术工作

问庄老师有没想过出一本图文书时,他自嘲自己文笔不好,短期内并无这样的打算。他谦虚的说,每个人都有他的强项,而写文章并不是他的强项。庄老师半开玩笑的说,以前他想过读中文系,但最后却放弃了。我能看得出他对中文系课程内容的好奇,因在访问过程中,他无意间会问我们:“你们中文系是读什么的?”想必庄老师对中文系课程内容,始终还是有兴趣的。

当问及艺术工作时,这是第三次庄老师表现得侃侃而谈。庄老师谦虚的说所有跟艺术有关的事物他都很有兴趣,但却对视觉艺术(绘画,摄影)比较熟悉,而表演艺术,他只是抱着欣赏的态度。

但此话才说完,他马上向我们介绍推荐其好友,来自日本的女高音独唱家蔵野兰子Ranko Kurano。谈起蔵野兰子,庄老师佩服不已,他马上把电脑打开并播放着蔵野小姐的视频让我们欣赏。他说,虽蔵野小姐是国际知名女高音,但却可以以槟城的五脚基为舞台,在人来人往的小巷口表演,对着路人与车辆高声歌唱,她那洪亮的歌声和专业精神,感动了众人。

庄老师竖起大拇指,激动的说,这就是艺术!这就是生命!

愉快气氛下,访问正式结束。

(七) 后记

在此,我要感谢财嘉同学愿意在假期里挪出时间抽空陪我去拜访庄老师。

这是我跟财嘉同学第一次对名人进行专访,在之前郭碧蓉老师的采访课里都是同学之间模拟练习的,所以想必在采访前那几天财嘉也跟我一样上网找着庄老师的资料、整夜辗转难眠吧。
但,这些紧张都是多余的。

当天访问气氛并没想象的严肃,采访过程有说有笑,虽准备的问题很不专业,但庄老师依然有耐心、很亲切的一一回答着,这无形中给我们很大的信心。

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在这里我要感谢庄嘉强老师,感谢您能抽出宝贵的时间接受我们的专访,若内容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文:张小白

Mo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